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办公室新增人员
办公室新增人员

办公室新增人员


  办公室要增加一个名额的事,其实是领导一周前就委托我物色全权办理,无人事安排权的我,不然哪会有这么充足的底气对梁燕儿说工作调动的事呀。就算是其他人再有能力我现在也不会去考虑了,梁燕儿当然就是我的第一人选了。以后我们在一起工作时不奢望关系会发展到什么地步,但起码吃点她的豆腐应该是很方便的了。为了促进这种关系的深入,必须想点办法让她在这次的调动中加上一点催化剂。
  梁燕儿的老公也在厂里作维修电工,我也是认识的。这两叁天我有意无意的在观查他俩口子的表现,有时碰面还向他们打个招呼,看来梁燕儿的老公一点也不知情,只是梁燕儿开始和我说话时总表现得有点不自在,多几次就自然多了。而我却能稳得住气,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
  这女人啦,如果她对你没有一点好感是很难接受你的,再强的女人都希望得到别人关爱和帮助。梁燕儿也是一样的,如果对她想硬来只能把事情弄砸。当观查到她基本恢复平静后,也就是和她亲热的第三天,我给她打了个电话到车间去,并告诉为了能从车间调她到办公室来已经游说了几个有权的领导,费了不少的力才基本说通,现在已经有80% 的成功率了。
  她听到后非常高兴,連说了几声谢谢,还问多久能兑现,我给她说应该就在这几天就能办成。在语气中我能听得出她已经对我们在办公室的亲密行为已经没有一点责怪的意思了。
  第四天午休时我溜到街上买了一套运动衫和运动短裤,走到厂门口时正碰到梁燕儿的老公阿石端着饭在吃,他主动和我打招呼:「莫老师,吃过中饭没有?」「吃过了,出去散了会步。」我最怕的是他知道梁燕儿和我的事,要是知道一切都完了。
  「谢谢你,梁燕儿都和我说了,这次她调动工作的事让你费了不少的力。」他诚恳地说。
  「呵呵,这事呀,用不着谢,还没办成呢。」我一棵悬着的心这才落地。
  「能不能办成都没关系,你都是用心帮了她的,哪能不说个谢谢呢?以后有空一起喝点小酒,算我的。」他乐呵呵地说。
  「这也是梁燕儿自身有这个工作能力,她能干,才会有这些事的出现。」我就一语双关。
  「梁燕儿这个人大家都知道,一天到晚都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这几天回家话也少了,我正奇怪着来,直到昨晚才告诉我正在想办工作调动的事,要是真的成了,以后多关照她点,她说话没个遮拦,她就是这样个人,改也改不了啦。」「没关系,她要是真到了我们办公室,那就会更热闹了,好事呀。要是有人和她开点什么玩笑你不会吃醋吧?」我试探着。
  「哪会呢,就算是开玩笑她也不会吃亏的,这个我放心,我还怕别个的家属吃醋找我的麻烦呢,哈哈哈……」他反而开怀大笑。
  「那就好,那就好,那我回办公室去了,还得为她的事作些工作。」「好,那你忙,再见。」终于松了口气,和她老公的交谈这才结束。
  人事调令在今天上午已经办好,只要往车间一交,让她把工作移交就可以到我这里来上班了。刚才没给她老公阿石说是有我自己的打算,胡编的理由已经胸有成竹,我可就等着机会让她上门来了。
  下午办公室里其他几个人都有别的工作走了,也不会回来了,还有一点在打盹,我问他怎么啦,他说有点头痛,我挺关心地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那你去看看医生,今天就在家好好的休息吧。让他休息当然高兴啊,说了声谢谢也走了。门一关,我就换上了才买的运动衫裤,后来想想又把内裤也脱了穿个真空,一切准备好后就电话通知梁燕儿说,现在基本已经完成调动的事,到办公室来完成最后一道手续(这是我设的一个套)。她当然很高兴啦,说一会就到。
  梁燕儿来了,一席连衣裙更让她显得婷婷玉立。敲门_ 开门_ 进门_ 锁门。我对她的第一句话是:「唉呀,亲爱的,我费了好多的功夫今天终于把你调动的事摆平了,应该庆贺一下吧?」
  「嗯,谢谢你了……」她的话音还没落地,我就拦腰把她抱起来原地转了三圈才放下,她的脸马上变得尤如桃花般的耐看,我忍不住但又很礼节性地在她脸上轻吻了一下,让她不至于那么惊慌。这招真管用,没有引起她的反感和不快,只是低着头轻轻地问:「刚才你在电话中说还的什么手续要办……」我离开她的身体面对着她:「是这样,你写一个调动工作的申请,说明一下为什么要求调动,我就拿去到人事部门开调条,调条开了我会送到你们车间,让车间主任通知你作移交,工作交完你就可以直接来这上班了。你看,你的办公槕我都已经帮你准备好了,就靠在我槕子的对面。「我坐在了沙发上,又指了指茶几上的纸和笔:」你写好了我去办,诂计明天你就可以得到通知了。「梁燕儿慢慢地走近茶几望着那纸笔面有难色:「怎么写呵,我没写过不会呀,你帮我好吗?」她那求助的眼光望着我。
  「唉,这得要申请人自己的笔迹才行呀?」我假装面有难色。
  「这点忙你都不帮我?还好意思叫我' 亲爱的'.」那狡洁的眼神让我看到了希望。
  「怎么会不帮你呢?要帮的,等我想想……」我拍拍脑门停顿了会:「有办法了,我来帮你想词,我说,你写,那不就成了你写的了吗?」「好呵好呵,我就说嘛,你这么聪明的人哪能没招呢?」说完就想蹬在茶几边准备着听我说的她写。俗话说:男儿的头来女儿的腰,相当亲密才能让对方接触。我急忙扶着她那迷人的柳腰:「别在那里蹬着,那怎么写呀,过来坐下写吧。」她随着我手往上的托力,到了沙发前准备坐在我身边,我急忙说:「亲爱的,今天这里不会有人来了,就坐在我大腿上吧,让我抱着你写,好想再抱抱你啊?」她犹豫着是坐在我大腿上还是坐在我身边,没有动静。我把运动短裤往上一拉,扶着她的腰到了我的前面,让她叉开腿,双手攙扶着她的裙边再去扶着她臀部的两边(哇!是小小的黑色缕花内裤吔,好性感啊)我温柔地说道:「坐下来吧……」手上只用了丁点的力她就很顺从地骑坐在我的大腿上了。我们的大腿肉挨着肉,前胸贴在她的背上,我一手放在她的小腹上,另一只手张开盖在了她那突起的阴阜上抚摸着,那感觉真的好爽呀……怎么在老婆的身上就从来没找到过这种感觉呢?梁燕儿把玩着笔有点呼吸急促:「说呀……在胡思乱想些啥呢……」我这才回过神来:「啊,好好好,现在就写,先在正中写上请调报告四个字。」她一弯腰,那腿上的肉就一摩擦,让我兴奋不已。手指也不免从裤边往里摸去,那里已经泛滥成灾了,摸起来好滑啊,肉缝下那粒小豆已经发硬了,指头在那上面轻轻的一压使得梁燕儿的身体随之抖动。她马上说:「请调报告这几个字我已经写好了,下面又写什么啦?」
  我压着她阴蒂的手指微弯向下滑进,立即就被那阴道内那热热的肉包围着,边插入的同时边说:「这下面嘛,就这样写。」手指还在里面动了动。
  梁燕儿马上就反映过来,我所指的是她那下面,反手就打了我一下:「你要是敢再使坏我就到那边去写了……」
  「好了好了,我不敢了,好多水呀,我真是爱死你了……」「都怪你……还不快点说?……」
  「好,我说,兹有XX车间统计员梁燕儿,在厂工作已经XX年,在作统计工作的25个月中从无差错。」
  「你慢点说我还没写完呢」她弯腰在认真的写,可光滑圆润的屁股在弯腰时也那么翘着,我把那细小的襠拉到了一则以方便更好对她阴部的抚摸。「啪」我又挨了她一下:「不准你捣蛋,写完了,快说……」但她没去用手去拉回那扯到一边的内裤,嗯,有戏。
  我边爱抚那可爱的地方边又继续说:「XX办公室是大家公认能出人材的地方,我特别想增加自己的知识和能力,特请求领导批准。」我的手指不停地在她阴道中慢慢地抽插「我一定努力学习好各方面的知识。」「慢点慢点,还没写完呵……」她阴道内壁那热热的、软软的肉在痉挛擠壓着我的手指,我也迎合攪動,她反过手来狠狠地揪了我一下:「好坏呀……你……」真还把我揪痛了,她又弯腰写,我把短裤的裤腿往上拉了拉,鸡巴一下子就弹了出来,用手扶着顺着肉缝帖在了那里,并说了应该写的下文。
  「写好了」她把腰一伸直,就在这时我手一压,鸡巴就滑进了她的阴道「啊……」她惊呼了一声,知道已经是那玩艺插进了她的肉体,她转过身来凝視着我,那脸红红的,眼神中代有一丝迷茫、或许还有一丝丝渴望、有曖昧、也有哀怨、有焦虑、也有羞愧,她嘴唇动了动想说点什么,还没等她开口,一个热烈的深吻就印在了上面。边吻边娓娓动听地在她耳边述说道:「亲爱的,你太逗人爱了,我的宝贝,真的好爱好爱你……」我左手搓揉她的乳房、右手在她的阴蒂上滑动,鸡巴插在她的小穴中,舌头在她的口腔中卷动。她再也抵制不了这样的刺激,慢慢地她也伸出了舌头作出了回应,我们的舌头绞在了一起上下左右不停地翻滚,尽力地呑食着对方。
  她再也忍不住终于微弱地呻吟起来:「啊……啊……」我的手引导着她的身子上下地起伏,让她的小屄套插着鸡巴。「舒服吗?……宝贝……」
  「啊……啊……舒……服……」她则身把头埋在我的脑后娇喘着,紧紧地搂着我的脖子。
  我们抱得紧紧的幾乎窒息,还得作上下的运动,都喘着粗气,暴風驟雨般地插着、套着、这时她在我耳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要……被你……弄死……了……「身体一下子就僵硬起来,她大腿那么的有力,把我的腿夹得紧紧的,阴道内壁急速地蠕動吞噬着阳具,一股股热流冲向我的龟头,好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我也一泻如注地交货,我们一起达到了高潮,身体轻飘飘的,我们在一起飞昇,一起陶醉在性爱高潮的眩晕之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们终于平息了下来,鸡巴已经没有力气还留在她的阴道里,从她阴道内壁的挤压下滑落了出来,她感觉到还有东西在往外流,低头一看:「都流到地上了。快起来擦干净,就是你,把我的内裤都弄得好脏啊,湿湿的叫我怎么走路呀。」
  「那让我背你回家。」
  「你敢吗?量你也没这个胆,我先走了,那些你可要弄干净呵,让别人看到怎么办……」她用了一些卫生纸垫在内裤中,整理好衣衫飘然而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