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给韩语老师两次破处
给韩语老师两次破处

给韩语老师两次破处

简单的介绍一下本文的女主角MM,天津本土人氏,纯正的天津话,身高164,110斤,有些丰满和胖,乌黑长发,大学毕业以后再韩国做了两年的交换研究生,说了一口流利的阿尼呀塞呦,回国以后在天津市一家出国培训中心当韩语老师,工作两年了。
  认识这个MM同样是在网络上,QQ里的聊友,2007年的7月加了她,两个人聊了很长时间的聊友。开始聊天的内容已经忘记了,因为MM的名字已经进了黑名单并删除,但手机号我留着,时常联系亲热一下。
  其实过程很简单,加了好友后就一句一句的说,说说近况,遇到了就打招呼,尽管有FUCK的欲望,但绝对没有FUCK的语言,有些狼友上来就ONS,或者ML、KJ,肯定吓跑人家了。聊了有两个多月,我们接近秋天的晚上,把MM约出来了,在天塔下坐着看看星星。第一印象,这个MM皮肤有些黑,眼镜倒是蛮大的,长长的黑头发,瓜子脸,身上有点胖。
  MM很健谈,和她在一起围着天塔溜达,基本都是她在说,唧唧喳喳,我听着,耐心的,带着微笑。
  “今天晚上不打猎”,我是这样告诉自己的。
  显然第一印象留下的很好。回去后,MM给我的短信明显频繁了,也放开了不少。后来,又约了一次晚上吃饭,暗示晚上可不可以不回去,MM不置可否,心里有底了。出门一看8点多,MM也没有走的意思,就直接带了回来。进屋后叫MM洗澡,MM很不好意思的把我赶到别的房间,然后一头钻进了浴室,我则悠哉悠哉的坐着。出来后让MM穿上了我的宽大睡衣,两个人靠在床头看电视,一手搂住MM的肩膀,湿漉漉的头发靠在我胸前,左手不老实起来。MM的呼吸加重了,睡衣领子是十分宽大的,尽管MM带着胸罩,但C罩杯还是一览无余,手直接伸进去抓住揉搓,捏着奶头轻轻使劲。
  MM对我脱她的衣服并不十分抗拒,也就是使使劲反抗一下,然后就释然了,这让我以为她是有性经验的。一会儿两个人赤膊相见,MM的两个大奶子让我爱不释手,狂啃了半天。但再想往下摸就不让了,怎么都不让。
  “我是第一次。”MM很坚毅的说。这让我惊讶极了。但手上使劲搂住,然后把鸡巴凑到MM的洞口,MM大喊起来,“疼!”
  “我轻轻的来。”我撒谎,但她的身体反应明显表现出一个处女的特点,就是浑身颤抖,大腿使劲夹住我,身体向后逃避,不敢用BB承接我的雨露。
  想了想,我决定放弃,翻身准备睡觉。
  我的态度让MM有些吃惊,两个人搂着说了半天,最后,她同意我张开腿,夹住我的鸡巴,让我在洞口垂直活动,最后射出。
  男人射出来了,就没意思了。我也一样。不管是干了,还是打飞机了。中间又来过一次,还是喊疼,还是射在洞口。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我慢慢的冷淡她,我不想招惹一个处女。但是她还是那么热情,说道那几个晚上的事情,她也不害羞。
  转眼间,到了2008年1月,南方遇到冰雪灾害,北方却晴空万里。董仲舒云,“天象异,妖孽生”。不管那么多,一天晚上,再次在网上遇到MM,再次找了时间约出,再次脱光上床,再次尝试插入,再次喊疼,再次放弃。
  我累了,第二天公司还有事情,不想玩这个游戏了,也不想射了,翻身睡觉,没有好脸色。
  MM小心翼翼的过来抱着我,大奶子贴着我的后背,让我心里一荡。“我是真的很疼,怎么办?我好怕……”
  “你就坚持一下就好了,就疼我那么一会,都跟你说了几次了!”我很不耐烦。
  “哦……”她不再说话了,一会儿,房间里沉寂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被摇醒了。
  “你有套套吗,我怕怀孕,咱俩再试试看……”
  我一直是直接接触,既然她这么说,我拖着疲惫的身体拿出了套套,翻身上马。她张开了腿,浑身有些颤抖着,处女的BB在迎接着第一次插入。插入,龟头刚刚进去一点,就感觉到明显的阻碍,不加力气绝对进不去,我扶住她的腰,腰身使劲挺入。
  “啊,疼!”她再次开始向后退缩,我的鸡巴又开始离开BB了。
  “坚持住!马上就好!”我双手抓住她的腰。
  “啊……”进去了,我们同时发出了叫喊,不同的是她是痛苦,而我则是快感。鸡巴被BB的肉肉紧紧的包裹,没有任何缝隙,一点一点的塞入,时隔一年多后,我再次强烈感受到这种开苞的独特快感。
  进去后MM的反应就好多了,张大腿让我抽插,我也一会儿就射出了。晚上没有做第二次,因为MM去洗的时候说很疼,擦的带处女血的卫生纸我也没有留下。
  后来,问她为什么肯给我第一次,MM老老实实的说,“你有才气,帅气,有上进心,你身上有我对男人的一切期盼和幻想,我是心甘情愿的。”
  是的,我不否认这些优点,但我的心,注定不属于这个MM。
  又两个月没有见到MM了,刚才发短信,说这个周再约个时间陪我。MM身世很惨,是后娘,在家里没人管,晚上出去家里也不问。但是MM能自己坚持上到大学毕业,而且到24岁还保持了处女身,是个很不错的MM。大学时候,她曾经有一个很爱她的男朋友,但两个人最终没有走到一起。
  只是有一天,在QQ上看到了她的一句话,让我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感觉,“人生的错误在于坚持了不该坚持的,放弃了不该放弃的”。
  其实,我当初何尝不是放弃了不该放弃的?开苞也一样。一切,都是世事弄人而已。
【完】